佛山

易宪容:房地产税被越搅越复杂了 该停止了

2018年03月10日来源:百家号房产时评责任编辑:liangchunmei

今年“两会”,对于房地产问题来说,会议代表不说多少了,因为代表们与政府心知肚明。不过,对于征收房地产税问题则成了热点。从3月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开始计算,短短4天时间,房地产税3次“亮相”今年全国“两会”,其问题核心是解释什么是房地产税,及如何为征收房地产税立法。不过,对于征收房地产税的立法什么时候完成?什么时候开始征收房地产税?能否制定出一部公平公正的房地产税法?对国内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些信息肯定还是大问号,因为涉及所有国人重大利益调整的制度变革,他们无权参与,只能听之任之。

特别是,对于征收房地产税问题的讨论,国内不少人搅浆糊已经搅了十几年,把一个十分简单现代财政学中的财产税概念越搅越复杂。还好,这次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对房地产税的介绍基本上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其方向是正确的。当然,实际结果还用时间说话。

房地产税

在回应日本记者提出的有关房地产税问题时,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说,目前,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财政部和其他有关方面正在抓紧起草和完善房地产税法草案。总体思路就是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实施。按照这个思路,正在进行设计完善,同时论证、听取意见。

史耀斌说,历史上看,房地产税作为一个税种历史比较悠久,最早起源于欧洲。随着时代发展,个人财富集聚,大多数国家都实现了房地产税制度,日本也有房地产税制度。既然是一个大多数国家都普遍采用的税种,那么它必然有其自己的作用,它的作用主要就是调节收入分配,特别是个人财富的集聚,来起到社会公平作用,同时筹集财政收入,用来满足政府能够提供公共服务的需求。

史耀斌说,作为世界通行税种,都有共性制度安排。各国房地产税大致有这样四个共性的制度性安排:第一,对所有的工商业住房和个人住房,都会按照它的评估值来征税;第二,所有国家相关制度安排里,都有一些税收优惠,可以有一些扣除标准,或对一些困难家庭、低收入家庭、特殊困难群体给予一定的税收减免等;第三,这个税属于地方税,它的收入归属于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用这些收入来满足教育、治安和其他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等支出;第四,因为房地产税的税基确定比较复杂,需要建立完备的税收征管模式,才能使房地产税征得到、征得公平。

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对房地产税的解释,尽管其中对许多问题还是很含糊,但主要讲的两个方面的问题是清楚的。一是为何要征收房地产税;二是如何确立一种公平公正的房地产税制度。为何要征收房地产税,目的就是通过房地产税征收来让社会的财富分配更为公平,让住房多或财产多的人多交税,让住房少或财产少的人少交税,甚至于免交税。这是现代税收制度的一种基本功能。

试想,在现代税收制度中,通过税收制度来调节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公平,这是现代税收制度的一种基本功能。所以所得税及财产税是现代税收制度中的最为重要的两大支柱。但是在中国,由于中国经济制度是由计划经济转轨而来,个人的财产也逐渐地从无到有,所以在中国财产税制度一直缺如。很简单,如果仅是对少许的个人所得征税,而对巨大财产则不征税,这种税收制度是无法达到调整社会财富不公的关系目的的。可以看到,目前国内居民的一点工资、稿酬、劳务收入等都要征税,而对持有几百万、几千万以上的财产则不征税。可以说,这种现象其实是造成当前中国社会财富严重分配不公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以,如果能够制定一项公平公正的房地产税,对于国内绝大多数居民来说,根本上就不担心开征房地产税会对自己不利,而这种税收肯定是有利于底层绝大多数的财产或住房持有少的人。对于有房地产开发商提出,对于居民持有一套住房可以免征税,第二套以上才征收房地产税。这也是在搅浆糊。因为,一套住房可以在价值上相关悬殊,一套住房可以是10万元,也可以是千万元或更高价值,如果以一套住房作为免征税的标准,那么不是对财产多的人最有利而对财产少或住房价值不高的人不利吗?所以征收房地产税一定要有一个合理的市场价作为征收标准而不是以套数多少作征收房地产标准。

征收房地产税的第二个目的就是用来满足政府能够提供公共服务的需求。现代税收制度是现代国家确立的基础,如果没有现代财税制度,也就没有现代国家。而现代国家的确立是人类社会进步及文明的主要标致。如果没有现代国家制度,要有社会经济发展,个人财富增长及人民生活福利水平提升是不可能的。可以看到,在中国的1949年以前,中国绝大多数人的财富有多少?1978年以前国内居民财富又有多少?即使再退到2000年以前国内居民的财富又有多少?等等。所以,国内居民财产的增长及其财产不会受侵害,它是现代国家制度确立的结果。因为,现代国家制度不仅促进社会经济发展,个人财富增长及个人财产随着国家经济增长而不断地溢价,而且也保证了个人所持有财产不会受到侵害或被掠夺。所以政府征收财产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征收房地产税与土地的私有制或公有制、与土地的70年产权、与土地的出让金等没有半毛关系。

近十几年来,在讨论征收房地产税上,许多人总是把征收房地产税所土地的产权制度及土地的出让金大作胡扯的文章,通过搅浆糊的方式把一个十分简单的问题搅复杂。甚至还有人跳出来说,中国征收房地产税是没有制度自信,他把中国的土地公有制度、中国的土地出让金、中国的土地拍卖制度等搅得在一起,认为当前中国土地拍卖制度是最好的房地产制度。

他说,征收房地产税可能对所有持有住房的国民是一种最大财富掠夺,特别是住房是当前国人最为重要的财产。但是,一种公平公正的房地产税就是要调整整个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就是要保护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如何成了对绝大多数人的财产掠夺呢?如果绝大多数人通过房地产税(少交或免交)能够获得更多的政府公共服务,能够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如何是财产被掠夺呢?

当前中国的土地拍卖制度是制造巨大房地产泡沫、制造严重的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制造政府权力巨大寻租空间、导致中国经济严重畸形发展等根源。此人则把这种严重违背市场法则、侵害绝大多数人利益制度说成是一种制度自信。真是荒唐到了极致!

因为,在土地公有制度下,整个土地都为全民所有或国家所有,全体人民是土地终极所有者,国有土地或公有土地的交易价值及溢价都得归属于全体人民而不是属于少数人或地方政府,国家应该把这些土地财产设立一个全国土地基金。如果有了全国性土地基金,就能够把土地出让金归于这个全国土地基金。比如,北京的土地并非归北京市政府所有而是归于全国土地基金。但是,由于当前没有全国性土地基金,当前中国土地制度通过过长的代理链,把归属于全国人民的财富或财产一层一层转移到少数人手上或地方政府手上。而这种财富转移则是造成全国居民财富严重分配不公的最为重要的根源。但是,有人则是通过对征收房地产税的搅浆糊,认为是一种制度自信。所以,征收房地产税就是要改变这种违背市场法则的土地制度安排,而不是制度自信。

  • 意向区域
  • 价格